“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善”的力量·2014:那些溫暖人心的“相逢” 組圖

[日期:2014年12月25日] 來源:新華教育 [字體: ]

編者按:轉眼間,又到歲末年終,人們在翹首企盼假期的同時在緊張忙碌著,有的為考試,有的為應聘,有的為年終績效,還有的在為過年回家的火車票“戰斗”,城市里街道間都是人們緊張忙碌的身影。今天,讓我們停下腳步看一看這些我們身邊人的平凡故事,他們給我們的心靈帶去寒冬里的溫暖,他們讓我們看到身邊縈繞著的正能量,希望他們給我們年終奮斗的腳步上增添一些愛與善的力量!

===“善”的力量之濟世篇===

    這些人就在我們身邊,仿佛像我們“守護天使”一樣,在人們遇到危難的時候出手相助,為此他們甚至付出生命,他們是當代的雷鋒,他們是“感動中國”的代名詞。

“奪刀少年”感動中國

點擊瀏覽下一頁

“奪刀少年”柳艷兵和易政勇

    5月31日,在江西宜春市區至金瑞鎮的一輛公交中巴車上,一名歹徒將高三學生柳艷兵及其同學易政勇等5名乘客砍傷。當歹徒繼續舉刀要傷及更多乘客時,柳艷兵不顧自身被砍劇痛,上前奪下歹徒手中的刀。事發后,柳艷兵和易政勇被送醫院救治,兩人因傷情較重,無法參加高考。

    宜春市人民醫院為柳艷兵和易政勇安排了一個兩人間的病房。病房里擺滿了社會各界人士送來的花籃,花籃上寫著“早日康復”“向英雄致敬”等溫暖的留言。

    高考結束后,同學們經常來看望柳艷兵和易政勇。為了不影響他們休息,前來探望的同學需要排隊輪流進病房,有的需要等候一個小時。“看著他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我們真的很開心。”兩人的同學劉浩說。

在采訪中,柳艷兵和易政勇的話并不多,可以看出勇敢面對持刀歹徒的兩位少年并不是善于言談的人,不過他們說的不多的話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是“不后悔”三個字。

    教育部對柳艷兵和易政勇的行為表示贊賞,7月2日,他們身體康復后,教育部門為他們組織了單獨的考試。此前,也有13所高校向二人拋出“橄欖枝”,而柳艷兵和易政勇選擇通過真實的考試成績來決定自己的下一步。      

 消防員糞坑救棄嬰一路猛喊40次“讓開” 獲贊吶喊哥

點擊瀏覽下一頁

“吶喊哥”李治抱著剛被救起的棄嬰

    陜西省公安消防總隊官方微博消息,陜西榆林一女嬰被遺棄公廁坑道內,消防官兵趕赴后立即撈出孩子,然后用迷彩服包裹送醫。途中消防官兵一路“吶喊”3分多鐘連續喊了30多次“前面所有車輛讓開”,20多次“靠邊停車”,以及近40次“讓開”的呼喊,還輕柔地對被救女嬰說“堅持",多次提醒抱女嬰者蓋好衣物,“不要讓娃著涼”。僅用不到4分鐘即送到醫院,女嬰成功獲救。

   “看哭了,消防員才是最棒最貼近民眾生活的英雄!”“兩個大老爺們兒也不會哄小孩,就喊‘哎哎娃你不要睡’、‘娃你堅持住’。”網友紛紛為“吶喊哥”點贊:戳中淚點。

    “吶喊哥”消防中隊隊長李治說:“當時也不確定這個孩子能不能堅持下來,我們所有人的想法是希望她能活下來。”  

 91歲愛心老人拾荒為生安恬離世42年間收養30多棄嬰

點擊瀏覽下一頁

拾荒老人養女張晶晶抱著女兒和7歲的張麒麟(左一)在病床前,2012年7月攝

    8月6日晚,一個普通而靜謐的盛夏之夜,帶著安恬而祥和的笑容,浙江金華的“五里亭”愛心老人走完了自己樸素而又艱辛的一生,享年91歲。從此,兩個老人與30多個孤兒的傳奇故事劃上了一個句號。

    樓小英和丈夫張洪斌一輩子以拾荒為生,從上世紀70年代初到現在一共收養了30多名棄嬰。1995年丈夫張洪斌去世之后,樓小英老人便一個人撿破爛維持這個特殊家庭的生計。

    老人走得突然,可讓孩子們欣慰的是,老人走得卻十分安恬。“她走的時候,臉上感覺是發著光的,嘴角也微微帶著笑意,大家都說這是老人一輩子積了福,所以走的安詳。”親生女兒張彩英如是說道。

    就算光環再多,對于張彩英來說,老人在自己眼里就只是一個母親,一個堅強的好母親。張彩英至今還清晰記得老人第一次抱回孩子時的場景,那是42年前,外出拾荒的老人帶回了一個剛出生十幾天的小嬰兒,張彩英當時就覺得很興奮,想著以后能有一起玩耍的伙伴了。

    沒想到,之后,老人帶回的孩子越來越多,最多的時候,一個四面漏風的五里亭,一共擠了十幾個孩子。沒飯吃了,老人就出去垃圾桶里翻點吃的回來,洗洗干凈,拿開水一煮,填飽肚子;衣服不夠穿,老人就把破雨傘上的布拆下來,給孩子們圍上當裙子……雖然生活貧窮,但老人們從不肯虧待孩子,常常自己吃得“豬食不如”,對撿來的孩子卻寶貝得很,經常用撿破爛換來的錢給他們買奶粉吃,先后收養了30多名棄嬰。

===善的力量之勵志篇===

       你有沒有抱怨過上天的不公,人生的不等?那么請看看這些故事的主人公,他們沒有我們普通人的健康體魄,強壯的身體,他們從來不抱怨,他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譜寫著自己的人生傳奇。

丟了手臂丟不下課堂 苗族女教師仁曉英25年別樣青春

點擊瀏覽下一頁

教師仁曉英

    有許許多多的學校,有大批默默無聞卻又兢兢業業的教師。他們塑造了無數可歌可泣的故事,隨手采擷,都是一部足以打動人心的壯麗篇章。東川的年輕教師仁曉英,就是他們當中平凡而又動人的一位。

    云南東川的年輕教師仁曉英,由于腫瘤做了截肢手術,遺憾地暫時告別了心中摯愛的講臺。只要有回校講課的機會,她都會盡心盡力,在教學中營造輕松的氣氛,深受學生喜愛。

    生病后她對未來的期待就是:“開心過好每一天,不管以后能夠走多遠,開心就好。我身邊有那么多關心我的人,我不想每天愁眉苦臉地擔心自己的病情,以我的性格來說,我也不喜歡那樣的生活,就喜歡每天開心一點。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希望自己能夠重新站在講臺上,延續我的教師生涯,告訴別人,我是一個老師。”

    仁曉英說,自己愛上教師崗位的最初萌芽是由于當初開培訓班的經歷。那段時間,她學會了從小到大都沒有體會到的責任感。她發現自己能夠獨立打理好一個班級,管理好學生,與家長打交道,她愛上了這種教書育人的成就感。

    很快,仁曉英考入東川區烏龍鎮中心小學,成為一名“特崗教師”,教授的課程是她最喜歡的英語。

    “校園里面鳥語花香,學生們都在早讀,那種感覺可能在我的夢中出現過千百回。”曉英記得,從第一次“有點顫抖”地走上三尺講臺的那一刻起,她對自己的要求就是: 把自己的知識毫無保留地奉獻給這些山里的孩子,要把自己對教師這一職業的所有激情與熱愛全部傾注在孩子們的身上。

    回想當初得病是最怕的是什么,她說:“除了舍不得家人,最大的擔心就是可能沒有辦法再教書了。這樣一份職業是我多少次在夢中都想得到的,同時還有我的那些可愛的學生們。我當時做第一次化療,才出手術室的時候頭發就全部掉光了,當時怕被學生笑話,就戴了帽子。結果有一天上課,帽子不小心掉了,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抱著頭,我以為學生會笑,結果沒有一個學生笑。那時候……我覺得真的挺欣慰的,能夠跟這么可愛的學生在一起。我不知道我的病情會怎么發展,但是我就想開心過好每一天,不管以后能夠走多遠,開心就好。我身邊有那么多關心我的人,我不想每天愁眉苦臉地擔心自己的病情,以我的性格來說,我也不喜歡那樣的生活,就喜歡每天開心一點。”

    患腦癌四度手術中風致殘 智力受損 苦命女圓大學夢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圖為漢娜·瓊斯拿到大學畢業證,右圖為漢娜·瓊斯接受化療

    不久前,21歲的漢娜·瓊斯取得教育學士學位并找到了一份助教的工作。對普通人來說,這或許算不上什么成就,然而,對進行過4次腦部手術以摘除癌性腫瘤,期間中風一度無法說話、行走的瓊斯來說,這不啻是一個奇跡。

    據英國媒體11月10日報道,“奇跡女孩”瓊斯來自英國柴郡首府徹斯特。6年前,瓊斯的腦子里被發現長了一個4厘米的癌性腫瘤,為此,她先后進行4次手術,醫生曾告訴她手術可能導致她智力受損,中風致殘,沒有能力參加高中畢業考試,更別說上大學了。

    一直夢想著當教師的瓊斯沒有屈服于暗淡的前景。醫生為其做了兩次手術摘除腫瘤后,臉色凝重地告訴瓊斯和家人說她可能要做第三次手術,以刮掉她大腦動脈深處的腫瘤細胞,保住性命,但手術必將引發中風,導致智力受損甚至殘疾的后遺癥。瓊斯堅定地接受了手術提議并在2009年8月接受了手術。

    不出醫生預料,瓊斯在術后不久中風,醒來后無法說話、站立和自己吃飯,醫生判斷她可能會終身殘疾。令人驚奇的是,瓊斯在4個月后慢慢康復,重新站了起來,學習走路,學習中風前已有的種種技能。

    瓊斯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她考上了本地的徹斯特大學。在大學三年里,她一邊接受治療一邊上課,同時參加腦癌基金會的籌款活動,最終以2:1 的榮譽教育學士學位畢業。“這非常耗費精力。我曾經想過放棄,可我的家人和導師都支持我走下去,很開心我最終做到了。”瓊斯說。 

    在校兼職3年"小蝸牛"學霸瞞著父母洗86萬個盤子

點擊瀏覽下一頁

周丹在學校食堂收拾餐桌

    在重慶大足農村長大的周丹是個瘦小的女生,身高不足1.5米,是班里最矮的學生,可從大一到大四,她年年考年級第一名。近日,她又以現場評委最高分的成績站上了校“十佳大學生”的榮耀臺,成為大家心目中當之無愧的“一姐”。她是怎么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呢?

    中學時期:知恥而后勇 她從差生一躍成為尖子生

    上初二時,第一次月考,150分的數學總分周丹只得了39分,作為班主任的數學老師對這樣的成績完全不能容忍,于是在周丹面前丟下錯誤百出的試卷的同時,還丟下一句深深刺痛周丹的話語——“個子不長,腦子也不長。”

    周丹說,當時她沒有記恨這位老師,感覺老師的話像一把“重錘”敲響了她的心扉,隨后她默默地努力,第二次月考,她就拿到了全班數學最高分。一直到高考,她始終保持著數學學科的絕對優勢。這讓老師和同學對她刮目相看。

    大學時代:因普通話太差 她買來收音機每晚聽“夜話”

    她喜歡唱歌,于是報名參加學校合唱團,但在面試時,3位評委委婉地告訴她:“你的普通話很爛,咬詞不清,就別唱歌了!”

    還是因為普通話的問題,周丹在競選校學生會主席時慘遭淘汰。

    周丹將大一時的自己比喻成了一只不起眼的“小蝸牛”,她說,那時真渴望陽光能照射到自己的臉龐。

    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來。普通話是這個重慶大足農村長大的孩子最大的軟肋,于是她用魔鬼訓練法來改變現狀。上月她站上學校“十佳大學生”演講臺時,現場演講獲得了全場最高分。    

    兼職時光:在校兼職三年 她瞞著父母洗了86萬個盤子

    “四年來,為減輕家庭負擔,通過獎學金、助學金、兼職報酬所得累計約28600元;兩年時間里,為了歷練提升自己,她在快樂食間洗刷了860000多個盤子、擦了210000次桌子……”這是學校官網上對周丹的介紹,也是重慶理工大學師生們最佩服周丹的地方。。“上大學,我是成人了,可以自己養活自己。”在校兼職三年,周丹一直瞞著家里,有時因為工作沒接到父母電話,她也是用善意的謊言讓父母放心。

    很多女大學生在意的東西——美麗的容貌、苗條的身材,這個陽光女孩都沒有這些優勢。而且這個來自農村的女孩身上,還有一些別人眼里難以承受的“痛點”,可她卻通過不懈努力,獲得華麗轉身。

===“善”的力量之感恩篇===

      他們是不幸的,遭遇到我們不曾遇到的災難;而他們又是幸運的,在災難之后遇到了無數關心他們的好心人;這些人懂得感恩,他們懂得學會感恩,為自己得到的幫助而感恩,感謝不幸之后其他人給予他們的一切。因為這些人懂得只有這樣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有一個積極的人生觀和健康的心態。

幼童掉進湯鍋燙傷 荊州全城吃面籌款達38萬余元

點擊瀏覽下一頁

受傷幼童小建輝被外婆抱在懷里輸液(1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梁建強 攝

    10月24日,年僅兩歲的幼童不慎跌入湯鍋重度燙傷,高額的治療費用讓經營小面館的陳軍楊一家一籌莫展。當地百姓得知后紛紛伸出援手,“全城吃面”幫助這一異地務工的家庭籌集資金,迄今已達38萬余元。深秋時節,湖北古城荊州街頭暖流涌動,一碗面溫暖一座城。

    “天下著雨,但隊還是排了有一二十米。”面館附近的居民李曉玉說,從近七點鐘開始,就陸續有很多人在面館前排隊等待吃面。這樣的場景,開始連續出現。鄭聰說,燃面5元錢一份,但很多市民吃完面后不讓找零,也有不少市民是急著去上班,來放下了錢就走了,連面都沒有吃。“好心人特別多。”

     被愛心人士感動的陳軍楊、鄭聰夫婦已經商定,要在荊州長期把面館開下去。“以后孩子長大了,我要跟他講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幫助過他,要讓他懂得感恩,回報社會。” 

    當年的地震少年發帖尋恩人 想說聲“謝謝”

點擊瀏覽下一頁

陳凱(左一)當年在萬盛人民醫院治療,很多好心人來看他。

    “呂阿姨,鄔叔叔,我是小凱。就是2008年住在住院部一樓、38號病床的那個孩子。請和我聯系下好嗎,我想感謝你們。”19歲的陳凱6年前在汶川地震中受傷,被轉運到重慶治療。

    6年后,當初的孩子成年了,有了自己的工作,他想找到那些給過自己溫暖的人:“我想新年回去萬盛看看那些恩人,讓他們看到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曾經的小孩長成了可以養活自己的大人。”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13歲的陳凱被埋救出后,盆骨骨折,爸爸拿了些簡單衣物就陪著他坐上大巴,前往萬盛人民醫院治療,“當天晚上,就有醫護人員迎接我們,我覺得心里非常溫暖。”

    在陳凱家里,一摞6年前在萬盛時好心人送的課外書整齊地擺在角落,最上面是他離開萬盛那天黃昕送的一本腦筋急轉彎,旁邊的書桌上放著工藝船,也是黃昕和同學們送的,而那些叔叔阿姨們送的玩具,陳凱小心地收在櫥柜里,時不時拿出來看看。“有他們的扶持我才能有今天。”陳凱說。

    網上發帖后找到當年恩人 約好了過年見面

    “鄔叔叔,我是2008年地震時的小凱,你還記得我嗎?”上個月21號,萬盛人民醫院骨科醫生鄔玉明接到了陳凱的短信,鄔玉明對這個老實的農村孩子印象深刻,“我立刻給他回了電話,我很激動,一個曾經的病人,那么多年還記得我的好,這讓我很感動。”      

肺移植女孩:感激并珍惜代價昂貴的生命饋贈

點擊瀏覽下一頁

    出門前看看當天的污染指數,是吳玥現在的習慣。

    關心空氣質量、定時吃飯吃藥、隨身攜帶消毒用品……從去年成功移植雙肺出院至今,近一年來,南京女孩吳玥多了不少“小習慣”。

    如今鮮活地在她的胸腔中呼吸著空氣的雙肺是來自桂林的愛心捐贈。這位不幸早逝的小伙,用他的器官拯救了至少四個人的生命,吳玥是其中之一。“我很感恩,很珍惜”,感激并且珍惜著這份來之不易、代價昂貴的生命饋贈,27歲的吳玥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對于手術后的生活,吳玥形容就像“闖關打小怪獸”。手術成功只是闖過了第一關,“如果能順利度過三個月,就能活半年;如果能順利度過一年,三年基本沒問題。”吳玥不再繼續數日子,這場病讓她第一次直面“生命是有長度的”這個現實,術后的她更多考慮的是“生命的質量”,如何讓自己的每一天過得充實,不坐等,不遺憾。

    吳玥媽媽對生活一點沒有抱怨,她感激妙手仁心的好醫生,感激親友們的幫襯,就連吳玥每個月七千多元的醫藥費,她也說“幸好有醫保,個人只需要支付兩三千元,這樣好多了,我們還能承受。”無論是對生活的重擔,還是經濟的壓力,吳玥媽媽說的最多的是“我們還承受得起”。

===“善”的力量之真愛篇===

    什么是愛情,是那一份初見傾心,白頭偕老,還是那份無論疾病、貧窮、失意時的陪伴,愛情到底有多美,只有經歷過才知道。。。。。。因為愛情,因為有你和我在一起。

退休外交官夫婦的山區支教生活:幸福像花兒一樣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外交官夫婦在貴州省遵義市遵義縣龍坪鎮中心村小學,朱敏才夫婦(中)與學生在一起(3月20日攝)。

    一位古稀老人,在他年過花甲妻子的陪伴下,放棄作為前外交官在北京安穩、光鮮的退休生活,而選擇來貴州山區支教,一待便是九年。他們相濡以沫,用自己的晚年,改寫山里孩子的命運。

    當問起“你們幸福嗎”這個簡單問題時,兩位身處陋室、長期被疾病困擾的老人卻微笑著說:“只要是做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我們就覺得特別幸福。”

    朱敏才沉穩,凡事極有主張,言語簡捷明快。在采訪中,很少談及感情私生活,但每每說起“孫老師”,卻又飽含深情。

    “從小,我就對教師職業有好感,大學畢業后,我想去貴州的山區小學教書,但是陰差陽錯,被分配到了北京。”朱敏才說:“雖然我的愿望沒有實現,但我找了個小學老師當老婆,我覺得特別好。”

    說到這里,朱敏才望著妻子,妻子不說話,但眼中盡是會心的笑意。孫麗娜說:“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當你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應該為碌碌無為而悔恨,這是我們這代人的信念。”

     閑暇時,孫麗娜會彈起電子琴,朱敏才則一展歌喉,夫婦倆特別鐘愛《愛在天地間》這首歌,朱敏才常常把它獻給妻子。記者臨離別時,朱敏才夫婦又你彈我唱,《愛在天地間》的旋律久久回旋,仿佛唱著的是他們的故事:“在一起穿過了風和雨,在一起走來了新天地,這份情,希望于人間。這份愛溫暖在你我心里……情未了,像春風走來,愛無言,像雪花悄悄離去,彼此間都把真情埋在心底,愛的故事才這樣美麗……”

患癌女孩病房拍婚紗照 溫情感動病友

點擊瀏覽下一頁

    11月11日上午,腫瘤醫院的病房里,洛陽患癌女孩范會香迎來了她一生中的重要時刻,一家愛心攝影工作室工作人員專程趕來,為她和丈夫于海寧拍攝婚紗照。現場的溫情細節,看哭了眾多圍觀的記者和病友。

    上午9點50分,病房內外圍滿了病友、記者和好心人。會香看到那么多雙眼睛關注著她,一絲羞怯浮在臉上,海寧連忙走到跟前,輕聲安慰她并送上一個吻,“沒事,大家都是來祝福我們的。”

    工作人員給會香化妝時,她一直面帶微笑,似乎憧憬著婚紗上身的美妙時刻。海寧說,會香知道馬上就能拍婚紗照了,這幾天心情不錯,吃東西也比以往多。化妝完畢,海寧給會香穿上用于支撐腰部的模具,然后將瘦弱的女友輕輕抱起放到毯子上,細心地將一件白色繡花的拖地長婚紗穿在她身上。

    先拍了一組“光頭”的婚紗照,雖然沒戴頭套,會香的美依然讓眾人贊嘆。會香的弟弟站在一旁笑著說:“姐,你今天比你的光頭還亮(靚)!”大家聽了也都笑起來,溫馨的氣氛溢滿了整個病房。

    會香又戴上黑色波浪假發,準備再拍一組。當海寧穿好西裝從病房的側門走進來,眾人都為之眼前一亮,“好帥!”“他成熟、穩重,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旁邊站的就是他!”

四川八旬老人住院近一年 丈夫堅守似初戀

點擊瀏覽下一頁

謝繼安老人與病床上的老伴。 劉忠俊 攝

    “她想吃啥就給她帶啥,不管那么多了”,12日下午,在成都三六三醫院ICU里,80歲的謝繼安打斷了護士的勸告,還是給病床上的老伴帶來了冰淇淋。在護士們的眼中,這對結婚62年的白發夫婦,倒像是一對初戀情人。

    謝繼安的老伴吳素芬在三六三醫院的ICU里住了近一年,吳婆婆患有嚴重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每天得依靠呼吸機來緩解痛楚。

    一年來,每天下午的家屬探視時間,護士們都會看到謝繼安老人的身影,老人或帶冰淇淋,或帶糖果、沙琪瑪等甜食來看望老伴。回首62年,老兩口彼年豆蔻,他們還不懂地老天荒,今朝白發,他們要守到海枯石爛。

    “有次吳婆婆病情加重,昏迷了好幾天,那些日子謝爺爺都是默默牽著她的手,希望婆婆能夠醒過來”,三六三醫院ICU副主任賈玉梅說,護士們看著謝爺爺的眼神時都哭了。所幸那次,吳婆婆蘇醒了過來,謝繼安老人焦灼的心也落地了。

    一個多月前的一天,謝爺爺沒有準時出現,因為突發心血管疾病,他也住進了三六三醫院。老伴在16樓的病房,謝大爺住在12樓的病房。兩位老人同時住進醫院,在病床上還互相打聽各自的情況。謝爺爺病情剛剛穩定一些,立馬迫不及待地從自己的病房出發,到樓上去看望老伴。

    談到“愛情保鮮劑”,謝爺爺對記者說,現在年輕人離婚率比較高,夫妻之間要在平凡中見真情,相互信任,共同擔當。

    不過,愛人的總有一天會離去,談到這時,謝爺爺沒有忍住淚水。看著病床上的妻子他說:“葉子到了冬天總會落下”。謝爺爺還是期望著讓這片葉子多停留幾天。探視結束時,他會輕輕吻下老伴的額頭。 

男子一遍遍給昏迷女友講戀愛往事3個月將其喚醒

點擊瀏覽下一頁

沈嵐與李梅

    “小梅,你還記得那次我們一起去長潭水庫吃魚頭嗎?你一個人就吃了半條,把我都嚇到了呢……”

   “小梅,你記不記得,我們說好的,今年過年就回老家結婚、生孩子。我們自己造個新房,好好過日子……”

    愛情片經典橋段,在臺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病房真實上演:貴州小伙沈嵐給病床上的女孩按著腳,嘴里說個不停。女友注視著他,靜靜地聽著,偶爾動一動手指,大概是表示贊同。

    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醫師楊明說,每次看到這樣的場面,他的心里都暖暖的。8月29日,李梅(小梅全名)因車禍重傷被送來時,“瞳孔已放大,左腦損傷嚴重,還壓迫到了腦干”,一度下了病危通知書。3天手術后,命保住了,但有很大可能成為植物人。這以后,每一天沈嵐都來給她擦洗、按摩,一遍遍地叫她的名字,一遍遍地講述兩個人甜蜜的戀愛往事。

    同病房的病友家屬雷大姐說,沈嵐簡直是臺復讀機,說的這些話他們都快可以背出來了,“這小伙子真是癡情,我們聽著都要掉眼淚”。

    可是,一天又一天,不管沈嵐說得多投入,小梅還是沒有反應。

    記者問沈嵐:“這段時間你害怕過、絕望過嗎?有沒有想過她永遠不能醒來?”沈嵐說:“我一直都有信心,我早已想好了,只要她活著,無論是植物人,還是癱瘓,我都陪著她。”

    終于,在12月1日這天,他看到李梅有了反應。

   “我像往常一樣和小梅說話,突然發現,她似乎有了反應!”這一次,小梅似乎在看他,“我忙喊她名字,她的手指動了動,眼睛一直看著我,還輕輕眨了下。”

    “醒了醒了!”沈嵐也不記得自己當時是哭是笑,感覺自己要飛起來。

    醫生過來一檢查,眼睛頓時有了光彩:“奇跡!真是奇跡!”

===善的力量之親情篇===

   常常,我們都不愿聽父母的嘮叨,囑咐,甚至在觀點不一的時候與父母針鋒相對,言語刻薄,很多時候我們不明白父母對我們的愛,這些故事里的人會讓我們知道沒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樣愛子女如生命。

鄭州最美媽媽為腹中寶寶棄化療患癌女主播笑別人間

點擊瀏覽下一頁

“最美媽媽”邱園園

    12月10日晚,鄭州電視臺《誰是贏家》節目主持人邱園園因病過世。今年年初時她被診斷罹患癌癥,當時,邱園園已有身孕。為了寶寶的健康,她放棄化療,任由癌細胞在體內擴散。最終,在寶寶10日過完百日宴的時候,26歲的她走了。

    今年年初,剛有身孕的園園被查出患惡性腫瘤,她希望孩子和自己都能平安無事。如果不能兩全,她選擇保住孩子。她在北京的同學說:“邱園園的病如果發現得早還可以保命,但園園堅持要給老公生個孩子,就把化療停了。讓她慰藉的是,孩子身體健康。小兩口給孩子起名“念念”。

    在電視臺領導“青蓮”記憶中,那時的邱園園堅持不做化療放療,瘦成一副骨架,以前那個面容清秀、笑容可掬的邱園園,只剩下兩只純凈的大眼睛。但這雙大眼睛里,滿含著令人動容的勇敢和堅定。

    9月29日,園園在簡介里寫著:為了不哭,大聲笑吧!我等著有一天,我們一起周游世界……  

  河北84歲母親照顧腦癱兒子63年不離不棄

點擊瀏覽下一頁

李桂枝在喂兒子吃飯

    讓自己的孩子叫自己一聲媽,是天下每一個母親最平凡也最美好的心愿。但對84歲的李桂芝來說,讓自己照顧了63年的兒子叫自己一聲“媽”卻是一種奢望。李桂芝的大兒子王世光由于先天性腦癱,生下來又聾又啞又智障,而且伴有小兒麻痹。這63年走來,李桂芝從青春少婦變為高齡老太,滿頭青絲長成縷縷白發。 

    1950年,20歲的李桂芝嫁到了本鄉的王占一家。兩年后,大兒子王世光出生了。讓大家都驚奇的是,這個孩子一出生就一聲不哭,而且異常安靜老實。那時候的農村醫療設施簡單,上大醫院經濟上又不允許,所以李桂芝雖然著急,但也毫無辦法。一位回鄉探親的醫生看了孩子這種情況后,告訴李桂芝,這孩子是天生的腦癱,又聾又啞,并伴有小兒麻痹,恐怕這輩子也站不起來了。

    2004年,李桂芝的老伴兒因患急性心肌梗,帶著對兒子的不放心與世長辭,那年李桂芝74歲。老伴兒去世后的一段時間里,一到夜深人靜時,李桂芝就會以淚洗面。

    李桂芝說,小兒子和村里人都和他說過把王世光送到養老院去的事,但她不同意。“從他那么大點我就看著他,這么多年都過去了,那么多苦日子都熬過來了,現在我能把他送走?不行啊,他離不了我,我也離不了他。要把他送走,除非我不在了,只要我活著,我會看他一輩子!

單身爸拉扯女兒17冬夏 為女兒求"私人訂制"謊言

點擊瀏覽下一頁

于立昌父女

    “記憶中的小腳丫,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把愛交給他,只為那一聲爸媽……”這是《時間都去哪兒了》中的一段歌詞。

    現實生活中有這樣一位父親,女兒14個月大時妻子撒手人寰,他獨自一人拉扯女兒走過17個冬夏,期間經歷過舉債度日,也經歷過水毀家園,這個東北漢子從沒掉過一滴眼淚。可如今他挺不住了,因為女兒可能不會陪他再走下去。

    日前,記者接到一位絕望爸爸的特殊求助,懇求我們為她17歲的女兒“私人訂制”一個謊言。這到底是怎樣一個故事?

   13年11月初的一天,正在打工的于立昌接到親戚的電話。“他們說我女兒突然腿疼,在縣醫院看過后說情況比較嚴重,需要去沈陽。”于立昌立即帶著女兒來到沈陽,經醫生診斷,17歲的妮子患上了骨癌。

    記者在省腫瘤醫院見到了于立昌父女。雖然經歷化療后,妮子的頭發已掉光,但還是可以看出她曾是個清秀、漂亮的女孩。“醫生說,如果孩子的病情再控制不住,將對左腿進行截肢。”于立昌說,目前孩子還不完全知道病情。

    “我真是沒辦法了,希望能有人幫助我的女兒,哪怕我日后慢慢來還。”于立昌說,盼望有人能帶給女兒希望。但在撥打熱線求助前,于立昌也反復思量過。“女兒還沒完全知道真相,因為我希望她如果能挺過去,還能參加來年的高考。”于立昌說,作為男人,他放下尊嚴求助大家,而作為父親,他有一個請求。他希望大家幫助她,同時希望大家對她隱瞞病情。

閱讀: 次            錄入:孫艷平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时时彩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