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中學班主任大數據調查:班主任工作負擔重

[日期:2016年09月22日] 來源:綜合新華網及三大步問卷調查 [字體: ]
 
 
  責任多、壓力大、待遇低 班主任誰來當
 
  缺少職業幸福感,班主任一人之力難成整全性教育
 
  據教育部統計,2015年全國義務教育階段共有3473411個班,按照“中小學每個班級應當配備一名班主任”的相關規定,全國大概就有347.34萬名中小學班主任,占義務教育階段專任教師總數(916.08萬人)的37.92%。
 
  盡管《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中明確了班主任的工作職責和待遇等,如“班主任是中小學的重要崗位,從事班主任工作是中小學教師的重要職責”“班主任工作量按當地教師標準課時工作量的一半計入教師基本工作量”“班主任津貼納入績效工資管理。在績效工資分配中要向班主任傾斜。對于班主任承擔超課時工作量的,以超課時補貼發放班主任津貼。”2016年出臺的《國務院關于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中也提出要健全班主任工作激勵機制,堅持績效工資分配向班主任傾斜。但有研究發現,除一部分中小學班主任是由任課教師自愿選擇應聘外,大部分教師是服從學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如果完全由任課教師自由選擇,有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是不愿意當班主任的。究其原因,教師們普遍反映班主任工作任務重,心理壓力大,物質待遇低,缺少職業幸福感。
 
  我們同時看到,班主任的工作職責隨著時代的變遷也在不斷擴展和豐富,但基本內容趨于穩定,主要集中在五個方面:對學生進行政治教育和思想道德教育;組織和管理班集體,尤其是班級的日常管理;與科任老師、家長和社區溝通,形成教育合力;對學生進行操行評定;關注學生的多方面發展。
 
  大多數研究認為,固然,班主任是中小學生成長過程中的重要引路人,但這并不意味著班主任工作職責的無邊界和責任的無限化,班主任工作職責應當具有質的規定性。不能將本來需要班主任、科任老師、家長、社區等一起努力完成的教育責任武斷地壓在班主任肩上,班主任一人之力難以做到整全性的教育。
 
 
 
  班主任教師超過一半工作時間用在班主任工作上
 
  調查結果顯示,班主任平均每天用在班主任工作(不包括教學工作)上的時間為4.08個小時。如果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的工時制度,那么班主任教師則把超過一半的工作時間用在了班主任工作上。
 
  具體來看,花在班主任工作上2個小時的教師最多,比例為27.16%;另外,50%以上的教師平均每天至少用3個小時處理班主任工作,還有四分之一平均至少花5個小時。這說明因班級情況、班主任工作能力和效率不同等,班主任花在班主任工作上的時間也有差異。
 
  調查顯示,班主任和其他科任教師在對工作量不滿意這一項上的比例差別最大,42.37%的班主任對自己的工作量并不滿意,比其他科任教師高出10.97個百分點。73.41%的班主任反映工作壓力大,比其他科任教師高出10個百分點。
 
  分別考察中小學校發現,中小學班主任平均每天用于班主任工作的時間存在顯著差異。初中班主任平均每天用4.89個小時處理班主任工作,比小學班主任(3.56個小時)多出1.33個小時。從平均數來看,初中班主任也比小學班主任平均多出1個小時。另外,還有25%的初中班主任每天需要在班主任工作上花5個小時及以上。
 
  調查數據顯示,班主任平均每周用于組織學生活動的時間為3.59個小時,即每天約0.72個小時,占班主任用于班主任工作時間(4.08小時)的17.65%。另外,也有25%以上的教師花了至少5個小時。可以說,總體上班主任較好地履行了該項職責。但從班主任的主觀感受來講,43.80%的班主任認為這項工作非常繁重或比較繁重,僅有13.52%的班主任認為組織學生活動不太繁重或不繁重。
 
 
 
  班主任工作時間分配
 
  班主任多為主課教師,教學責任和壓力重大
 
  調查數據發現,小學班主任平均任教2.6門學科,鄉村小學班主任高于城鎮小學班主任;初中班主任大多任教1門學科。班主任除做好班主任工作外,還需要做好個人的教學工作。當前小學班主任多為主課教師,教學責任和壓力更大。
 
  數據顯示,小學班主任平均任教2.6門學科,從四分位數來看,一半以上的班主任擔任2門及以上的學科教學,還有四分之一至少任教4門,任課科目比較多;而小學其他科任教師平均擔任1.96門課,僅有25%擔任2門及以上,比班主任任教課程門數少。這可能與一些小學實行班主任包班制或者“半包班制”(如班主任僅任教本班語文、數學等學科),而其他教師同時擔任幾個班的同一學科教學有關。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學校所在地城鎮化水平越低,班主任任教科目就越多,但這并沒有影響到他們堅守這一崗位的意愿,正如前面所證明,他們反而更愿意從事班主任工作,這可能是因為班級規模、班主任崗位積極特點等因素對班主任工作意愿的影響超過了任教學科數量的影響。
 
  初中班主任平均教1.32門課,從四分位數來看,應該說初中班主任主要教1門課,僅有15.45%教2門及以上。從均值和四分位數來看,班主任任教學科門數和其他科任教師差別不大,城鄉中學班主任任教課程門數差別也不大。然而,在了解班主任實際承擔的課時量后,我們還需進一步分析班主任能夠承受的課時量。
 
  數據顯示,小學班主任平均每周能夠勝任的最大課時量為13.96節,和班主任實際承擔的相差不到1節;但從四分位數來看,二者差距在1-2節/周。進一步對比分析,46.56%的班主任承擔的實際課時量超過了他們可承受的最大課時量,其中超出范圍在每周5個課時及以內的就有34.11%,也就是說將這些班主任每周課時減少1-5節,他們的課時量就控制在了可承受范圍內。所以,可以說班主任每周實際承擔的課時數略微超出了他們能夠承受的范圍。
 
  幾乎所有的班主任都能勝任教育教學,70.80%能夠勝任班級管理。數據顯示,98.47%的班主任能夠勝任目前的教育教學工作,70.80%在班級管理或處理學生問題時,能夠得心應手,做好班級管理。在班級管理過程中,61.44%的班主任偶爾或有時會出現情緒失控;17.16%的班主任出現過言語羞辱,而82.84%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另外,近20%的班主任對學生實施過“體罰或變相體罰”。可以說,大多數班主任基本能夠勝任教育教學和班級管理工作,但在班級和學生管理方法上還需進一步改善。
 
 
 
  班主任與其他科任教師對比
 
  現行的班主任津貼標準存在吸引力危機
 
  調查發現,初中、小學班主任津貼平均為351元、173.90元,分別占基本工資的15.11%、7.82%,總體水平偏低。數據顯示,全國范圍內班主任津貼的平均水平為244.57元,僅為教師基本工資的10.81%。
 
  此外,班主任津貼的地區差異顯著,東部地區班主任津貼水平最高。統計結果表明,從絕對數值上來看,在初中階段,東中西部地區班主任津貼的平均水平分別為635.99元、216.30元、194.71元,東部與中西部地區班主任津貼的差額在400元以上,其中,東部與西部地區差異最大,達441.28元,前者約是后者的3.27倍。在城鄉之間,縣城學校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最高;農村內部,村屯學校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高于鄉鎮學校;村屯小學內部,教學點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最高。可見,中小學班主任津貼總體水平不高,存在地區、城鄉等差異,對班主任群體的吸引力并不大。
 
  數據顯示,從絕對數值來看,班主任群體期望津貼的平均水平為740.18元,比實際津貼高出495.61元,是實際津貼的3.03倍。具體來看,中學班主任期望津貼的均值為967.97元,與實際津貼相差616.97元;小學班主任期望津貼的均值為586.77元,比實際高出412.87元。小學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略高于中學。
 
  從相對數值來看,班主任群體的期望津貼水平相當于基本工資水平的三分之一,其中,中學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值相當于基本工資的五分之二,小學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值相當于基本工資的四分之一。由此可見,現有的津貼標準與班主任群體的期望津貼差距較大,一方面證實了現行的班主任津貼標準存在吸引力危機,另一方面體現了班主任對于津貼提升的訴求。
點擊瀏覽下一頁
 
  責任多、壓力大、待遇低 班主任不想當
 
  缺少職業幸福感,班主任一人之力難成整全性教育
 
  據教育部統計,2015年全國義務教育階段共有3473411個班,按照“中小學每個班級應當配備一名班主任”的相關規定,全國大概就有347.34萬名中小學班主任,占義務教育階段專任教師總數(916.08萬人)的37.92%。
 
  盡管《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中明確了班主任的工作職責和待遇等,如“班主任是中小學的重要崗位,從事班主任工作是中小學教師的重要職責”“班主任工作量按當地教師標準課時工作量的一半計入教師基本工作量”“班主任津貼納入績效工資管理。在績效工資分配中要向班主任傾斜。對于班主任承擔超課時工作量的,以超課時補貼發放班主任津貼。”2016年出臺的《國務院關于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中也提出要健全班主任工作激勵機制,堅持績效工資分配向班主任傾斜。但有研究發現,除一部分中小學班主任是由任課教師自愿選擇應聘外,大部分教師是服從學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如果完全由任課教師自由選擇,有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是不愿意當班主任的。究其原因,教師們普遍反映班主任工作任務重,心理壓力大,物質待遇低,缺少職業幸福感。
 
  我們同時看到,班主任的工作職責隨著時代的變遷也在不斷擴展和豐富,但基本內容趨于穩定,主要集中在五個方面:對學生進行政治教育和思想道德教育;組織和管理班集體,尤其是班級的日常管理;與科任老師、家長和社區溝通,形成教育合力;對學生進行操行評定;關注學生的多方面發展。
 
  大多數研究認為,固然,班主任是中小學生成長過程中的重要引路人,但這并不意味著班主任工作職責的無邊界和責任的無限化,班主任工作職責應當具有質的規定性。不能將本來需要班主任、科任老師、家長、社區等一起努力完成的教育責任武斷地壓在班主任肩上,班主任一人之力難以做到整全性的教育。
 
點擊瀏覽下一頁
 
  班主任教師超過一半工作時間用在班主任工作上
 
  調查結果顯示,班主任平均每天用在班主任工作(不包括教學工作)上的時間為4.08個小時。如果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的工時制度,那么班主任教師則把超過一半的工作時間用在了班主任工作上。
 
  具體來看,花在班主任工作上2個小時的教師最多,比例為27.16%;另外,50%以上的教師平均每天至少用3個小時處理班主任工作,還有四分之一平均至少花5個小時。這說明因班級情況、班主任工作能力和效率不同等,班主任花在班主任工作上的時間也有差異。
 
  調查顯示,班主任和其他科任教師在對工作量不滿意這一項上的比例差別最大,42.37%的班主任對自己的工作量并不滿意,比其他科任教師高出10.97個百分點。73.41%的班主任反映工作壓力大,比其他科任教師高出10個百分點。
 
  分別考察中小學校發現,中小學班主任平均每天用于班主任工作的時間存在顯著差異。初中班主任平均每天用4.89個小時處理班主任工作,比小學班主任(3.56個小時)多出1.33個小時。從平均數來看,初中班主任也比小學班主任平均多出1個小時。另外,還有25%的初中班主任每天需要在班主任工作上花5個小時及以上。
 
  調查數據顯示,班主任平均每周用于組織學生活動的時間為3.59個小時,即每天約0.72個小時,占班主任用于班主任工作時間(4.08小時)的17.65%。另外,也有25%以上的教師花了至少5個小時。可以說,總體上班主任較好地履行了該項職責。但從班主任的主觀感受來講,43.80%的班主任認為這項工作非常繁重或比較繁重,僅有13.52%的班主任認為組織學生活動不太繁重或不繁重。
 
 
點擊瀏覽下一頁
  班主任工作時間分配
 
  班主任多為主課教師,教學責任和壓力重大
 
  調查數據發現,小學班主任平均任教2.6門學科,鄉村小學班主任高于城鎮小學班主任;初中班主任大多任教1門學科。班主任除做好班主任工作外,還需要做好個人的教學工作。當前小學班主任多為主課教師,教學責任和壓力更大。
 
  數據顯示,小學班主任平均任教2.6門學科,從四分位數來看,一半以上的班主任擔任2門及以上的學科教學,還有四分之一至少任教4門,任課科目比較多;而小學其他科任教師平均擔任1.96門課,僅有25%擔任2門及以上,比班主任任教課程門數少。這可能與一些小學實行班主任包班制或者“半包班制”(如班主任僅任教本班語文、數學等學科),而其他教師同時擔任幾個班的同一學科教學有關。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學校所在地城鎮化水平越低,班主任任教科目就越多,但這并沒有影響到他們堅守這一崗位的意愿,正如前面所證明,他們反而更愿意從事班主任工作,這可能是因為班級規模、班主任崗位積極特點等因素對班主任工作意愿的影響超過了任教學科數量的影響。
 
  初中班主任平均教1.32門課,從四分位數來看,應該說初中班主任主要教1門課,僅有15.45%教2門及以上。從均值和四分位數來看,班主任任教學科門數和其他科任教師差別不大,城鄉中學班主任任教課程門數差別也不大。然而,在了解班主任實際承擔的課時量后,我們還需進一步分析班主任能夠承受的課時量。
 
  數據顯示,小學班主任平均每周能夠勝任的最大課時量為13.96節,和班主任實際承擔的相差不到1節;但從四分位數來看,二者差距在1-2節/周。進一步對比分析,46.56%的班主任承擔的實際課時量超過了他們可承受的最大課時量,其中超出范圍在每周5個課時及以內的就有34.11%,也就是說將這些班主任每周課時減少1-5節,他們的課時量就控制在了可承受范圍內。所以,可以說班主任每周實際承擔的課時數略微超出了他們能夠承受的范圍。
 
  幾乎所有的班主任都能勝任教育教學,70.80%能夠勝任班級管理。數據顯示,98.47%的班主任能夠勝任目前的教育教學工作,70.80%在班級管理或處理學生問題時,能夠得心應手,做好班級管理。在班級管理過程中,61.44%的班主任偶爾或有時會出現情緒失控;17.16%的班主任出現過言語羞辱,而82.84%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另外,近20%的班主任對學生實施過“體罰或變相體罰”。可以說,大多數班主任基本能夠勝任教育教學和班級管理工作,但在班級和學生管理方法上還需進一步改善。
 
點擊瀏覽下一頁
 
  班主任與其他科任教師對比
 
  現行的班主任津貼標準存在吸引力危機
 
  調查發現,初中、小學班主任津貼平均為351元、173.90元,分別占基本工資的15.11%、7.82%,總體水平偏低。數據顯示,全國范圍內班主任津貼的平均水平為244.57元,僅為教師基本工資的10.81%。
 
  此外,班主任津貼的地區差異顯著,東部地區班主任津貼水平最高。統計結果表明,從絕對數值上來看,在初中階段,東中西部地區班主任津貼的平均水平分別為635.99元、216.30元、194.71元,東部與中西部地區班主任津貼的差額在400元以上,其中,東部與西部地區差異最大,達441.28元,前者約是后者的3.27倍。在城鄉之間,縣城學校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最高;農村內部,村屯學校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高于鄉鎮學校;村屯小學內部,教學點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最高。可見,中小學班主任津貼總體水平不高,存在地區、城鄉等差異,對班主任群體的吸引力并不大。
 
  數據顯示,從絕對數值來看,班主任群體期望津貼的平均水平為740.18元,比實際津貼高出495.61元,是實際津貼的3.03倍。具體來看,中學班主任期望津貼的均值為967.97元,與實際津貼相差616.97元;小學班主任期望津貼的均值為586.77元,比實際高出412.87元。小學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程度略高于中學。
 
  從相對數值來看,班主任群體的期望津貼水平相當于基本工資水平的三分之一,其中,中學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值相當于基本工資的五分之二,小學班主任對津貼的期望值相當于基本工資的四分之一。由此可見,現有的津貼標準與班主任群體的期望津貼差距較大,一方面證實了現行的班主任津貼標準存在吸引力危機,另一方面體現了班主任對于津貼提升的訴求。
 
閱讀: 次            錄入:康延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时时彩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