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什么是法國、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亞的“好老師”標準?

[日期:2016年09月29日] 來源:綜合人民教育網 [字體: ]
1
  各國情況大匯總:貴國教師教育現狀是怎樣的?
 
  Monica Elena Miecu:意大利的教育系統是一種特殊的中央集權式系統,但是沒有統一的教師標準,各地方的自治程度非常高,教師教育中小學教師培訓和中學教師培訓也不盡相同。總而言之我們是一個集權的體制,但是這個體制并沒有強大的控制性和監管性。
 
  Romuald Nornand:法國也非常注重等級概念,具有很多中央集權的特色。當然,教師們本身的教學實踐很大程度上也和他們本身的教學哲學和整個社會文化有關系。
 
  Anthony Welch:我想用三點來主要地概括一下澳大利亞的教育以及教師教育的情況。首先澳大利亞是一個聯邦制國家,我們有國家級的教育部門,也有州一級的教育部門。教育是由州一級的政府或者是省一級政府來負責,但是教師教育卻是由國家層面來統一管理。第二,澳大利亞整體的教育系統規模相當大。第三,澳大利亞是幅員遼闊的國家,但是人口非常少,所以說我們往往面臨著如何尋找教師,如何讓他們去鄉村地區工作的問題。
 
  Yan Guo:我在教師教育領域已經從業12年。我想說兩點,第一,加拿大是一個既有聯邦政府又有省級政府的一種體制,但是我們的教育是由省級政府來負責管理的。第二,加拿大也面臨著尋找老師到偏遠地區去從教的困難,尤其是到寒冷的北方地區。
 
點擊瀏覽下一頁
 
 
2
  各國大不同:一個好老師的標準是什么?
  主持人:請問各位,你們國家一個好老師的標準通常是什么樣的?我們如何認定一位老師是好老師呢? 
 
  Monica Elena Miecu:傳統上我們(意大利)沒有相應的機制來確定一個老師的好壞,然而從今年開始,各個學校已經被要求自行制定標準。同時教育部也撥了額外的費用來獎勵這些行之有效的學校做法以及優秀教師。目前這個標準的制定權還是在各學校,但是這已經算是一個進步,因為它體現了從教育部層面開始關注好教師標準了。
 
  Romuald Nornand:法國現在是由教育部來制定相應的標準,來考察教師的技能或是素養,比如教學技能或師生互動技巧。這些標準正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精細和豐富,同時國家層面也有統一的課程標準來給老師作相應的指導。
 
  Agnes Normand:我認為一名好的教師首先應該是持比較中立的立場,不會去評價他的學生,然后會盡自己的努力去陪伴學生成長,這會讓學生能夠很好地成長。
 
  Yan Guo:加拿大教師的社會地位是非常高的,人們十分尊重教師,他們的經濟回報也是非常誘人的,教師剛入職的起薪是67660加幣(約合人民幣344991元),他們還會享有很多其他的福利。他們還可以選擇不同的職業發展道路,比如去做校長、副校長等行政管理者。但是老師在加拿大并不那么好當的,加拿大教師的工作環境有些擁擠,硬件條件并沒有那么過硬。優厚的薪水背后是人們對教師的期望也很高。
 
  在加拿大,對好老師的評價往往取決于校長。如果一個老師在學生的智力、社會交往、情感等方面真真正正促進了學生的發展,如果他關心學生并且能夠從智力上向學生提出挑戰,同時在他特定的教學領域里面又有非常扎實的技能,那我們就認為他是好的老師。同時好的老師也應該是創新型的老師,這體現在教學方法上的創新和用科學技術來完善自己教學情境的能力。好老師可以被任命為其他新老師的導師,或者是到其他的學校做培訓。我們也有相應的獎勵機制來獎勵好的老師。
 
  Anthony Welch:像加拿大一樣,澳大利亞的老師往后也可以去做行政職位,但是我們發現這樣一來就把好的老師從課堂中剔除了。目前我們設置了高級教師職位,老師如果做得很好依然可以當老師,但是會有更高的學術地位,同時享有更高的薪資待遇。
 
點擊瀏覽下一頁
 
3
  曬曬工作量:貴國教師在學校扮演什么角色?工作量如何?
 
  主持人:第三個問題,各國教師在學校里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請各位專家介紹一下本國教師的工作量是什么樣的,在學校一天的生活是怎么樣的,一周的課時是多少呢?
 
 
  Monica Elena Miecu:意大利的老師是作為公立的工作人員,但是簽的合同是私人之間的合同,意大利的老師年薪大概在1萬8千到2萬5千歐元(約合人民幣13.5-18.5萬),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低的水平。意大利的師生比也是全世界最低的,是1比11這樣的概念,一個老師對應著11個小學生。意大利的學校里面小學老師一周的課時量是21小時,中學老師一周教學18小時,老師在學校里面主要就是教學,并沒有其他額外的任務。
 
  Romuald Nornand:在法國想當老師首先要碩士畢業,并且接受相應的教師資格考試。教師和學校的雇傭關系是公立的,教師的流動性并不是那么的強。在法國老師主要的責任當然也是教學,偶爾他們會作為一些課程咨詢課程顧問這樣的角色出現。小學老師一周要工作24小時,中學老師一周工作量是18小時。但這只是統計數字上面所顯示的數字,我的太太就是老師,她周末也得工作,實際上她每一周要工作60到70個小時。在法國,老師在授課之外沒有必要一直留在學校,主要的任務就是教學。
 
  Anthony Welch:在澳大利亞目前的現實是很多小學老師必須是全科教學,這樣的現狀實際上已經經歷了很久的爭論。在澳大利亞,通常一個老師每天的工作從早上9點開始到下午3點半或者是4點就結束了。但是我們的老師在其他時間也會比較忙,老師除了上課之外還需要寫報告來完成政府布置的任務。私立學校對老師要求更多,老師周末也要跟學生在一起進行文化娛樂活動。
 
  Yan Guo:加拿大的小學老師擁有相當高的自主性。尤其是低年級的教師可以自己決定什么時候來教哪一門課程。當然了,到初中和高中階段和中國的情況一樣,老師會教某一個特定課程。加拿大老師每天的工作時間也是從9點開始基本上到下午3點半教學結束。除此之外加拿大的老師還經常被要求去做志愿者,尤其是男老師除了正常的教學之外還要去做孩子們的運動教練。但是這些實際上并不是合同里面強行約束的,而只是對于他們的一種志愿性的期待。
 
點擊瀏覽下一頁
 
4
  各國都犯愁:貴國教師如何幫助落后的學生?因材施教怎么教?
 
  提問者:剛才在談到什么是好老師標準的時候,法國那位女老師提到教師要保持中立,這個中立是什么意思?你說的是不對學生的優劣做出評論嗎?我想請您再具體談一談,謝謝。
 
  Agnes Normand:我認為在法國,一名好的教師應該是一個陪伴、輔助學生的角色。從學生一開始接受教育一直到結束,他們會遇到各種困難,比如有些學生自身有一些特殊性,教師是不應該評判學生。但是很多情況下我們很難避免這個情況,因為作為教師你畢竟要給學生考試打分,但是我希望盡可能是更多地關注于這個學生的進步,并以此為基礎打分。
 
  Romuald Nornand:我還想補充一點,在法國人們普遍有注重平等、公平這樣的一種感情,這在教師群體當中是被普遍認可和分享的,所以無論他的學生來自什么樣的社會經濟背景以及家庭背景,老師基本上都會比較注意盡量保持公平。法國本身是對學生的測評和評價非常重視的,但是老師應該保持中立不給學生定性的概念。
 
  主持人:一個老師如何既照顧到先進的學生,又讓后進的學生可以趕上來呢?
 
  Monica Elena Miecu:我來說一說關于意大利老師注重公平的問題,確實公平在意大利教育環境里面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具體體現到操作上來說,就是一個老師在班級里面會用同樣的教學方法去教授所有的學生,讓大家的教育目的都一樣。這個是傳統的教學方式,確實并沒有太注重不同學生之間的差異。最新的一個調查顯示,在意大利的學校里面只有五分之一的老師在課堂教學當中會因材施教,這確實令人感到遺憾。
 
  Romuald Nornand:在法國,老師往往會發現,區分不同的學生并采取不同的教學措施很困難,老師沒有辦法完全照顧到很多不同的學習習慣和路徑。(翻譯補充:法國不會有“三好生”“落后生”的這個概念)
 
  Anthony Welch:我想說兩點。第一,我們(澳大利亞)非常注重公平,和加拿大一樣我們班級規模非常大,一般一個班級里有20到25個學生,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說著不同的語言,這就涉及到我們的學校和老師如何應對班級中的文化差異問題。第二,我們應該追問的是,公平這個詞到底是什么意思?當一位老師已經清楚他所在的班級里的同學水平差異的時候,那他到底應該采取什么樣的措施才能夠確保這個真正意義上的公平呢,是應該在成績較差的學生身上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幫助他們提高成績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意味著那些學習成績好的學生失去了老師關注的時間呢?第三,我想說的是,現在大家都越來越強調老師的責任,導致老師有了很多行政上的責任,在某種意義上耽誤了或者是占用了老師真正教學的時間。
 
  Yan Guo:在加拿大每一個省都不一樣,我們當地的教育局提出來的教學理念是因材施教,但是在實際執行當中,大部分老師還是教成績中等的那一部分。那老師怎么區分對待那些比較好的學生或者是先進的學生呢?就是通過給他提供不同的作業。還有老師就很巧妙,他就說最好學習的方法就是教別人怎么學,然后他就有意地把這些比較先進的學生跟這些落后的學生放在一起。
 
  Romuald Nornand:在美國學校,一個班級學生的背景差異是非常大的,而且美國家長關于學生課堂學習與老師之間的互動是非常充分的,他們有很多交流。但是在法國卻不是這樣的情況,法國的學校往往是一個比較單獨的實體,正式而嚴謹,和社區以及家長的聯系并不是那么強。另外,我回答一下法國是如何考慮班級學生的差異和層次不均這個問題。在法國我們更多地以跨班級的形式來關注學生差異,讓老師之間相互合作,打通整個班級的界限,然后讓老師通過合作把學生看作一個整體,進行整體性的教學。
 
  Monica Elena Miecu:意大利的父母是不接受課堂差異化教學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大家的參與,我們也非常感謝與我們對話的五位專家教授。    
 
  此次活動是北京師范大學繼續教育與教師培訓學院和北京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共同承辦的國際教育名師“對話北京”項目的第五期。
閱讀: 次            錄入:康延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时时彩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