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劉長銘:我所理解的成功的學校教育

[日期:2016年09月19日] 來源:劉長銘博客 [字體: ]
  今年是我從教的第40個年頭。借此機會,我想談談對自己干了幾十年的事情——教育的理解。
 
  30多年前,我讀到一篇報道:一個班里出了兩個諾貝爾物理學獎,于是,一所學校的名字——布朗克斯高級理科中學就成為我心中的一個童話。差不多30年后,我造訪這所中學。樓道里有7位獲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校友介紹。那天校長正在面試教師。我們到后,她停下工作。交談中,我問她,為什么你在辦公室里到處擺放著青蛙擺件,有文具、工藝品、玩具等。她回答說,我是生物學家,許多青蛙為人類科學獻出生命,我用這種方式來紀念它們。
 
  我想,每一個人包括新教師在第一次走進這所著名中學,走進這間校長辦公室時,都會感受到一種震撼,感受到一種精神。我認為這是學校教育應當追求的很重要的東西。我們現在的生物課中已經取消了解剖課,我認為還應當有,不過建議上課前后師生要舉行一個儀式,來表示對生命的尊重與敬畏。
 
點擊瀏覽下一頁
 
  那次我還訪問了托馬斯•杰佛遜科技高中。10多年前參加高中課改培訓時,我們聽過不少專家報告。授課專家向我們介紹美國學生開展研究性學習的案例,如研究機器人、人造衛星、海洋能源、癌癥診斷等,不少是來自這所學校。這所學校每年要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400多個團組。走進學校,迎面有一面照片墻。
 
  隨行的老師提醒我注意照片上方的兩行字,這是學校在2011—2012年的教育理念:How we can, the TJ community, take action to prepare students to confront difficult moral and ethical decisions, both now and future(我們應當怎樣做呢?不論現在還是將來,托馬斯•杰佛遜人都要為學生在面對倫理道德的困惑時做出正確的抉擇而付諸實際行動)。校長告訴我們,每年學校都要組織全體教師討論,提煉出一句話,作為這一年的學校愿景。我感到疑惑的是,那么多人到過這里卻從未提起過此事。也許,教育里有些非常重要的東西已經被我們習慣性的忽略了。
  
  我們不缺少訓練,但是缺少真正的教育,缺少對人的精神與心靈的關注
 
  我講這些故事的目的是想說明,我們國外的同行們正在思考什么,追求什么?說到底,這是一個教育價值觀問題,是一個教師尤其是校長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對中學而言,中高考是學校的命脈。我經常問老師:如果沒有中高考,沒有考試說明,我們還會教課么?我們自己能夠決定哪些知識講,哪些知識不講?哪些知識要重點講么?這完全要憑借教師個人對知識體系與價值的整體理解和把握。
 
  其實我心里還有另一個問題。幾年來一直有人呼吁實行高考報名社會化(這是成本最低的有可能改善學校教育品質途徑)。既然今天義務教育階段已經能夠實現計算機派位就近入學,那么中高考就近安排考場就絕不是什么復雜的技術問題。如果有一天,社會實行了按住址就近編排考場,以減輕考生的奔波勞頓和交通擁堵,學校不再比拼升學率和平均分,我們還會當校長么?那時候學校所追求的教育價值又是什么呢?在我看來,中國不缺少訓練,但是缺少真正的教育,缺少對人的精神與心靈的關注。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不久前,媒體報道某教育局長推進教育改革所遇到的尷尬。我敬佩他的勇氣,理解他的熱情,同情他的遭遇,同時也認為這個結局是必然的。古今中外用行政權力推進教育改革鮮有成功的先例。當然,成功也可以被總結出來。2010年,北京四中承辦了第二屆中歐課程改革論壇。一位來自芬蘭的課程專家指出,他們經過多年的實證研究,發現自上而下的教育改革,落實到教師層面的只剩6%。這位課程專家認為,只有自下而上、發自教師的、基于教師主動性、能動性和創造性的教育改革,才能取得成效。
 
  一個富有創造性的團隊不是管出來的。我們總有一種思維習慣,重視什么就要對什么加強管理,其實加強管理的結果常常是失去活力。所以,作為教育管理者,尤其是作為校長,創造各種機會和條件,去誘發和鼓勵教師思考教育的深層次問題,發揮教師的能動性和創造性去開展教育探索,是一項重要的管理方法和藝術。
 
  對教育的理解,或者說教育價值觀決定了教師的教育行為
 
  七年前,四中決定編寫一本材料,內容是“我的教育教學觀”。我們讓每一位教師包括剛剛入職的新教師撰寫自己的教育教學觀。做這件事的目的,就是鼓勵老師去思考教育的深層次問題。我認為,對教育的理解,或者說教育價值觀決定了教師的教育行為。任何一個站在講臺上的老師,都必然有對教育的理解,有自己的教育追求,這與他或她工作的時間長短無關。
 
  后來,我們把這些資料匯集起來,并采用了劉葵老師文章的標題作為書名——《讓心靈醒著》。去年,我們再次布置這項工作。我們想知道,經過了六年的時間,老師對教育的理解有哪些變化和發展。今年三月,北京四中舉辦了全國教育教學開放日活動,我們把全校每位教師的課全部開放,不留死角,與來自全國各地的1300多位同行進行交流切磋。在這次活動中,我們讓每位老師給自己設計一塊展板,用最凝練的語言來表述自己的教育理念。這項工作無疑會促使每位教師對自己的教育思想進行梳理和反思。很多老師感到這次活動給自己帶來巨大收獲。
 
點擊瀏覽下一頁
 
  其實,四中許多老師都對教育有著獨到見解。多年來,四中幾乎所有的教育探索和實踐,都源自教師主動發起,而非校長頭腦發熱。如科技教育、人文教育、游學、支教、國際教育、北京四中教育價值體系、信息技術與學科教學深度融合(雙課堂教學模式)、道元培養計劃以及許多有意義的教育活動。
 
  作為學校管理者尤其是校長,要做的就是為師生創造實踐提供機會、支持和保障,營造鼓勵探索、鼓勵創造的學術氛圍。學生發展也同樣需要寬松的環境。寬松的前提和基礎是信任。
 
  上學期,一位道元班學生來找我,提出休學申請,要去創業。我表示支持。后來一位記者問我,你為什么支持中學生去創業?他們那么小,主要任務是學習呀!我說,他們是在學習呀!只不過是換種學習方式。書本中的是固化的知識,一個定理,今年這樣寫,明年還是這樣寫;這本書里這樣寫,那本書里也一樣,早學一年晚學一年有什么關系?但是人的成長和發展有很明顯的“差異季節性”,錯過了季節就會影響發育,甚至造成終身遺憾。幾天前,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先生來校講“開學一課”。我對他說,有人統計大學生創業的成功率只有2%,但北京四中道元班學生創業的成功率,截止到現在還保持著100%。
 
  教師是創造的源泉和主體,但梳理和提升至關重要。這是校長的文化使命。校長要有形而上的思維,善于將師生的智慧提煉凝固下來,使之成為學校的理念、財富和傳統。這就是學校文化建設。每位校長都希望把學校辦好,辦成功。當然,每個人心中成功的標準可能不同。
 
  我覺得四中有一點還算是成功。學校舉辦重大儀式或活動,如成人儀式、畢業典禮、迎新會等,都有學生、校友、老師和我講話。這些年來,我們幾乎都不用事先看稿子、對口徑,每個人講話中所體現的思想、情感、態度、境界、人生觀和價值觀都自然而然的一致,不謀而合,甚至可以說珠聯璧合,這說明四中的文化理念已經深入師生的內心。
 
  有一天吃飯,一個老師問我:劉校長,你認為四中成功的標志是什么?我望著他沒回答,我知道他心中必有答案。他接著說,四中成功的標志不是看有多少人考進什么大學,也不是看拿了多少狀元和獎牌,而是看有多少像李賽、楊臨風那樣的學生從這座校園走出去。這也是我心中教育成功的標準。什么是學校教育的成功?我認為就是使人性、理性、良知、信仰、崇高、尊嚴、使命、責任、博愛……等這些價值得到傳承,使學校的靈魂成為師生的靈魂,使學校的精神成為師生的精神,使學校的價值成為師生的追求。
 
  教育是一種遺憾的藝術。從教40年,我對此深有所悟。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少一些遺憾。
閱讀: 次            錄入:康延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时时彩服务器